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离朝阳和夕阳都挺远

顺其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洗澡的变迁  

2014-05-05 18:14:41|  分类: 我写的东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变迁这个词不知道用的是否确切,我想说的是一种变化,但是这种变化不是一朝一夕的,而是长时间的积累变化,一种不断提高的变化。

    童年是在唐山,对于日常的洗澡没什么印象,好像也没有什么惯常的洗澡:那个时代,又是农村,条件可想而知。比较深刻的是夏天在爷爷奶奶家房后面的大水坑里的嬉闹,再就是爷爷带我去唐山澡堂子的泡澡。我爷爷是个木匠,号称当年参加过人民大会堂的建设,他老人家非常懂得享受,常跟我说:当木匠好,风吹不着、雨打不着,还能吃饱肚子,更能吃上好的。但是后来我奶奶告诉我,你爷爷这个人,一辈子享福,别人是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,他可是没钱借钱也得花,一分钱当成两分花。

    可能不少人未必见识过华北一带的老式澡堂子,前几年看电视知道,北京最后一家老澡堂子关门谢客了。一个大池子供泡澡,旁边有几排淋浴头,最重要的是,泡澡、搓背、打肥皂洗净之后,外间有隔断式的床铺,泡一壶茶放着,睡醒一觉后正好喝茶,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。这样的享受虽然没几次,但是印象极其深刻,作为老人家的长孙,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,其他人根本不可能。那应该是1970年前后吧。

    自从回到父母身边,直到上大学,这将近10年时间里,最厌烦的就是洗澡和理发。

    洗澡是单位的澡堂,与唐山的澡堂子类似,但是没有喝茶睡觉的地方。父亲他们单位同事之间互相理发,所以那时候就拿我们兄弟的脑袋练手艺,每周一次,一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理发之后带我们去澡堂洗澡。一些换洗的衣服,再拿张纸或者旧信封包一些洗衣粉,洗发水和沐浴露就全有了。澡堂的大池子也是一个社交场所,大人们在那里谈论社会或者单位的事情,小孩子是没有发言权的。如果遇到水热,还会被逼迫下水,泡的满身通红、大汗淋漓后开始搓背。一般是父亲给我们搓,最后是我这个长子给父亲搓。

    可想而知,那个年龄的男孩子正是四处撒野的时候,被逼迫着理发、洗澡,该是多么无趣的事情!所以到现在我依然厌烦理发,多数时间都是坐不住,催促赶紧结束。我还怀疑我现在稀疏的头顶,跟那时的洗衣粉洗头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 大学里有了不洗澡的自由,但却知道要讲究个人卫生了,所以还是洗的挺勤的。同宿舍几个要好的同学相约去洗澡,但是没有泡澡的大池子,只能长时间用热水淋洗、相互搓背。得益于当年父亲的逼迫,使得我在几个同学之中搓背的水平最高,大受欢迎。

    刚参加工作时,条件依然不好,还是在单位的浴室里洗澡,跟父亲单位的澡堂子差不多,不过这时我们成了主角,泡着澡、聊着天,看一些调皮的小屁孩儿玩闹。一三五男职工,二四六女职工这样交替着,所以一周也就是一两次的频率。夏天可以在家狭窄的卫生间里冲凉水澡,冬天就不行了。

    1998年住房条件改善,卫生间更加讲究,才有了自己在家洗澡的条件。可以一两天洗一次,也可以一天洗一两次,着实方便。现在更加偏爱早起洗澡,感觉洗完后整个一天都很精神。后来出现了各类洗浴中心,其中的泡澡、淋浴、搓背、按摩一应俱全,把洗澡变成了一种享受。

    社会在发展进步,使得洗澡这样一个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项也在不断提升档次,回想之余还是有些许感慨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