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离朝阳和夕阳都挺远

顺其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学旧事  

2012-12-12 13:00:09|  分类: 我写的东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上个月,母校的化学院搞了一个励志论坛,引发我这几天头脑里一直回想大学时期的往事。可能真的是到了年纪,到了经常回忆往事的时候了。记得我自己说的一句名人名言:可以回忆,但是不能生活在回忆里。所以,还是把它写下来,留个念想。

那时候一个宿舍8个人,挑几个说吧。

后发制人的老大

入学不久,大家一直在相互熟悉,每天晚上宿舍熄灯后都有一个“卧谈会”。先排年龄,每个人报自己的出生年月,逐渐排出了老大、老二......,他一直不吭气,直到最后他才闷声闷气地说,我是老大,我比你们都大。还真是!

其他内容排的差不多了,开始排谁离学校最远,证据是从家到学校的火车票花费。排来排去,家在长春和抚顺的最远,拿入学通知书买半票花费将近20元钱。最后老大说,还是我最远,我花了90多元钱从家到兰州。大家都很诧异,要知道,1981年的小100元钱可是一笔大钱,差不多是一个普通人3个月的工资!于是都不相信,让他详细说。他说,我先从老家湖南慈利县乘长途汽车到株洲,车票XX元;然后从株洲火车站买一张株洲到兰州的火车票XX元,到长沙又买了一张长沙到兰州的火车票XX元,然后到郑州倒车,又买了一张郑州到兰州的车票;到西安以后由于铁路塌方,从西安乘汽车到兰州又花了XX元。听完他说的,大家全傻了!整个一个冤大头哇!不知道拿录取通知书买半票不说,花费了多少重复买票的冤枉钱那!后来我们调侃他说,不管怎样,老大的目标非常明确,无论到哪里,脑子里始终记得一直奔向兰州!

这个老大现在是华中师大的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有始无终的老三

老三来自四川,可能家庭条件稍好,也或许能考试更好的大学,所以一开始他就成天唉声叹气地抱怨。宿舍里最早抽烟的是他并且为此我还跟他打过架;最早买录音机的也是他。家里寄来钱以后就到外面的饭馆里改善一下,惹得我们好眼馋。天天不上课,几乎是中午我们下课回宿舍时,他才急急忙忙起床,提着裤子上厕所,然后吃中午饭。一年下来,他所有功课,包括实验课全都不及格,被学校勒令退学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他就失踪了,我们着急,学校也着急。几天后学校接到青岛发来的电报,他老兄被青岛市收容所收容了。回来以后才知道,他没见过大海,想去看看大海了此心愿;然后在青岛找个工作,如果找不到,就把自己交给大海。哪成想身上没钱,于是被收容。

他父亲到了学校,据说曾给校长下跪以求给孩子一个机会,但是校长说这一批全校有十几个,不能开这个口子,否则别人无法处理。老三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决定痛改前非,在离开之前就开始重读中学课本,发誓来年再考兰州大学!

果不其然,1983年秋季入学,老三又考回了兰大,还是化学系!哪知,半年以后,听说由于没有获评助学金和对专业分配不满意,他又跑了,不过这次是回家了。给老师留条曰:我有考大学的本事,没有上大学的能耐。

1992年,因经济犯罪,老三入狱数年。出狱后成都的老六见过他,听说现在在青海给他妹夫打工,至今未婚。

与世无争的老四

老四在我们宿舍里是个“另类”:从不与别人争任何事情,永远都是平和、淡泊的神态;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但又不出众,就像他的为人和生活,始终保持着简单、明快、低调的风格。晚上基本不像我们一样去教室或者图书馆上自习,都是一个人在宿舍学一会儿;中午我们睡午觉,他一个人去逛街,买几本闲书回来自己琢磨,我头一次见到篆刻,就是他从闲书上学习后自己在搞的。快到毕业时,也不像我们一样,拼命复习考研,而是成天打牌,以至于前两年吉林的那位同学还在忏悔自己:我把祥春耽误了,那时候天天叫他打牌,害得他连研究生都没考,其实他完全能考上的。老四还是淡淡地回应说,那不赖你,我自己的事。

现在他在大型国企是个中层领导,还是那样沉稳淡定。前两年见他,在筹划退休以后的事情:去农村买一块地,挖几个鱼塘养鱼,因为他特别喜欢鱼。在他的感染下,我也当场表态:老四,多买些地,等我不干了去找你,咱俩一块,你养鱼、我养狗,养他十条狼狗、十条藏獒。想想,他的愿望能够实现,而我说的话,未必能够兑现。

胸无大志的老六

老六来自河南,初次见面是个憨憨的懵懂少年。话不多,喜欢打篮球,晚自习回来后在水房里用凉水呼噜呼噜地洗脸,然后躺在床上学英语,每天的必修课,可是英语考试时及格的不多,最后考中科院的研究生,也是英语不及格,但是理论有机化学居然98分,被破格录取。

入学时间不长,老大的高年级老乡到宿舍来谈到毕业分配问题,然后“卧谈会”上引起我们谈论毕业以后干什么。老六很郑重地说,我也不想别的,让我回家当我们村的小学校长就挺好的。这句话成了我们调侃他的一个缘由,亲切地称呼他“王校长”好几年。

老六现在是成都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总经理,身价数亿。

不甘人后的老七

入学时由于宝天铁路塌方,致使很多同学迟到很长时间,所以评定完的助学金也迟迟没有发放。最后一个月,老七拿到了几个月的最高等级助学金,记得好像是100元左右。他家在山西农村,父亲去世,母亲带他们姐弟好几个,困难情况可想而知。所以我们劝他给母亲寄点钱回去。他哼哼唧唧地说,我先写封信问问她要不要。我们告诉他,母亲肯定不会要,但是你一定要寄。好像最终他也没有做这件事,而是看别的同学穿的皮夹克帅气,自己买了一件。

第一学期快放假时,我们教他买一些带鱼,洗净晾干后准备带回家去,因为以前根本没吃过;他还要回家告诉母亲,鸡蛋可以腌咸了吃,好吃。以前不知道鸡蛋还能这样吃。

长期的“卧谈会”上,老七一直是我们共同的对立面。往往因为争论一个问题而闹的面红耳赤,结果争了半天,他又回到我们的命题,说其实我跟你们说的一致。所以经常让我们恨得牙根疼,说他是“一斤鸭子半斤嘴,鸭子熟了嘴不烂”。在宿舍,我跟老七打过两次架,都是因为争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所以,2001年我们年级十几个同学聚会在沈阳老四家里,老七还感慨:真的是长大了、成熟了,下棋不打架了。

毕业后,老七一直在忙乎,不甘落在人后,几经折腾最后走上了仕途,但也不是很顺。现在是山西省政府秘书某处处长,将老母亲、弟妹等全部接到太原,很是孝敬、关爱。

平平庸庸的老五

我自己,不说也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9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