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离朝阳和夕阳都挺远

顺其自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地震与记忆  

2008-05-14 16:18:49|  分类: 我写的东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今天大地震已经过去了48小时,自己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。不断地通过电视和网络在关注着救援的进展,也一直无法理清现在自己的心情和感受,不知道该做点什么,或许什么也不想做。难道是记忆深处的思绪在作祟?

      32年前,当时我12岁。唐山大地震对我来说是非常震惊的经历。只是从广播中知道了唐山地震的消息,除此而外没有任何老家亲人的音讯。父亲能够做的就是时常守在收音机旁边,再就是与几个唐山老乡相互交换信息,哪怕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消息。有时候看到他独自一人默默流泪。那时候的我还不能帮父亲做什么,也不敢与他交谈。从他凝重的面庞和眼神中,我看到的是一种无助。大约十几天以后,我们收到了一封老家的来信,是爷爷写好以后交给一位返回部队的抗震救灾的军人,这位军人在北京将这封宝贵的家信投入邮筒,才辗转到我们的手中。这样父亲才知道了老家的情况:我的大姑在地震中遇难,其余的所有亲人则幸免遇难。父亲才开始投入到自己所能够做到的帮助老家亲人的事情中:寻找铁路系统的关系让他们帮助给老家运送了好几袋面粉,还有十几卷油毛毡用来搭建临时防震棚。后来父亲告诉我,帮助他做这些事情的,是当时的叫做“游龙”的火车,他们不像一般的火车,行驶数百公里以后就换机车,而是一直从比如秦皇岛开到新疆,然后再返回。只有这样的火车才能够从数千里之外的大西北往河北唐山带东西。又因为同时铁路系统的缘故,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 1982年我大学暑假期间随父亲回到了唐山老家。在这个我长大的地方,已经看不到任何地震的痕迹,只能从人们的回忆中得知当时的情景。而且感觉人们并不愿意提起那段伤心的往事。幸运的是,由于爷爷他们的房子就在国道边上,所以得到了非常及时的救助。比起偏远地区的人们,他们不知道要幸运多少倍。

     5月12日的汶川大地震,勾起了我对亲人的回忆,让我一直无法平静。父亲已经离开我们22年,抚养我长大的爷爷奶奶也离开我们将近20年。人们说,男人随着年龄的增长,才会觉得父亲的重要。是的,我现在体会到这一点。父亲去世的时候我22岁,还在学校读研究生。当时还是比较客观,知道父亲的病情无法医治所以显得挺冷静。现在感觉都有些吃惊,那个年龄的人居然能够那样的冷静,现在都觉得无法想象。也许那时正处于一种反叛的年龄,想早一点冲出家的桎梏,早一点自立。

    地震是人类无法抗拒自然现象,甚至现在人们还无法准确地预报。遇难者是不幸的,而活着的人们更应该好好地活着,同时也尽可能地为活着的人多做一点事情,这样,与生者逝者都是一个客观冷静的选择。

    祈愿汶川大地震中的逝者安息!愿四川和甘肃灾区的人们能够早日重返家园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